公司简介

动态新闻

    《我都感觉到了在脸上的吹拂好凉快一下使我神清气爽了起来》

    时间:2017-05-16 12:03
     
    努力地又爬了一会,腿再次的不受我控制,哆哆嗦嗦的,腰也在三的对我抗议,看我没有罢手的意思,又伙同心脏来趁火打劫,咚咚的跳个不停,好似外面的战鼓,恨不得把我的胸腔击穿,大批的汗凑热闹似的顺着脸颊来洗劫,此时的脚不想在受鞋子的束缚,胀鼓鼓的真想钻出鞋子。
    哎,此时要是穿着妈妈牌的爱心“妈妈老布鞋”多好!!!
    快到了上面时,风似乎更大了,我都感觉到了在脸上的吹拂,好凉快,一下使我神清气爽了起来,似乎身上注射了兴奋剂,无穷的力量充沛着我,小时候上墙爬树的那股悍劲和勇气又回来了,使我毫不气妥的爬了上去。
    站在居高临下的空阔小屋子里,享受着清风的爱抚,沐浴着丝丝温暖的阳光,淌洋在清新空气里,看着下面的“小人物”:呵呵,有种王者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    打开一个千孔百疮的木板门,站在外面围栏杆的小小“阳台”上,太阳大刺啦啦的将我紧紧包裹,眯瞪着眼睛,发现自己站在足有五楼高的半山腰上,身边有几个结实的桩,上面有粗细不等的绳索,相隔不远是连绵的高山,若隐若现的似乎好像还有长城,下面,好深的一个宽阔兵沟大峡谷蜿蜒曲折的呈现在眼前。
    原来,这是个观察敌情的烽火瞭望台,也是紧急情况下逃生的进出口,嘿嘿,贼风也是从这里溜进去的 = 空气流通口。
    不错,一举好几得的一个口。
    从梯子原路返回,跟着迟来的个别游人又乱七八糟的转了一会,眼看着上面有个梯子直通入上面的屋子,若隐若现的好像有几堵墙停在那里,瞧瞧左右,没有个自愿要上去的人,看看被漂亮的高跟鞋折磨的蹂躏的可怜双脚,只好作罢,管它上面是什么,不亲自看了 , 只在门口的标识牌上看到了“粮仓库”,原来如此。
    稀里糊涂的在一层有时高过一层的转悠到了一个大厅,哪里聚集着好多人,似乎在等后面的落单游人,那个可爱的小导游此刻也站在了这里,很好听的给大家在讲解:我们要想到达出口,必须穿过这里的生死关口,下面我们来玩个游戏,现在有两个关口,一个生,一个死,请大家选择一个,生,请站在左边,死,请站在右边。
    大家对于生和死的话语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敢轻易的选择,不知导游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最后都把疑惑的目光集中在了导游的身上:说的那么恐怖干嘛?
    导游清浅一笑:大家不要紧张,这只是个游戏,无论怎么选择,不会有生命危险,安全我们是保证的,只是选择了死的关口,玩个挑战性的刺激而已,年龄大的不要尝试噢。
    对于现在动辄就出现的束手无策的怂人耳听的事故和祸端,为了安全还是还是“生”吧,不由自主的大家齐刷刷的站在了左边,只有个别的几个小嘎子不服气的站在了右边。
    拉开墙上的大幕,进入一个宽敞的通道,发现里面有好些障碍物,有巨大的滚石,又长又尖的锋利无比的大刀和长矛,头上随时下落的悬挂重物和结实的网扣在恭候你的大驾光临,等等,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危险家伙在角落里出其不意的偷窥你,这些障碍物在千方百计的阻碍你前行,如果是真的执行,恐怕随时都有可能丢掉你的小命,没去碰,但看也是一种汗颜。
    突然,灯,意想不到的悄悄灭了,大家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,方寸大乱,不由自主的乱抓,互撞,脚踩在晃荡荡的钢丝上,不知被什么软软的东西勾住,低头才发现,脚下隐约是个深渊,尖尖的锃亮的矛头和长长地钉子在下面虎视眈眈的等候,用手一抓,软乎乎的一只胖手,啊,的大叫一片,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。。
    直到先前的某人撞在了黑漆漆的墙上,唰!的一声,墙咧了个大口,光芒,争先恐后,铺天盖地的挤了进来。
    站在黄昏的光明里,前后左右一看,才发现我们到了将军府腹地,顺着长长的阶梯上来,参观了将军亭台楼阁式的府,从将军的议会大厅出来,看着长长地走廊挂满了好些图片,想必是介绍水洞沟的吧,好奇的走向前,想弄清楚藏兵洞到底是哪个有才的将军在何时创建的,就算我看了地图 ,也亲自逛了一趟,到现在,我的脑子还是浆糊:并没弄明白这个神秘的洞洞的地理构造以及岔口的分布,何地会合,我只是顺自己走的通道走了一趟,没走的那些岔口和通道呢?到底能够藏多少兵蛋蛋??
    就算让我在进去一趟,恐怕我还是迷糊虫一个,出不来,也搞不清弄不明的。
    还没看个所以然,豆豆急惶惶的进来,看到我,不由分说的拽着我就走:乘还没被发现,快走吧。
    恋恋不舍的出来,夕阳已西下,黄昏也来到,那些游客也三三两两的打道回府,我才意识到我们仨是偷客,怎么办?继续游还是回?补票吗?我疑惑的看向他俩。
    时间不早了,也乘没人注意,开溜吧,赛马场,赛车场,红山堡,瓮城以及动感体验博物馆等等,以后有机会在参观吧。
    远远的看了眼赛马场,赛车场以及分化的土长城,有机会我一定会来看望你们的。